澳大利亚未能打响降息“第1枪”

  澳联储当前特别关注就业市场情况,要通过进1步改良劳动力市场以下降失业率,达成将通胀率提高到2%至3%的目标。未来利率变化也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就业前景,如果失业率在目前5%的基础上有所上升,则降息的可能性更大

  当地时间5月7日,澳大利亚联邦储备银行决定保持1.5%的利率不变,至今,这1低利率政策保持了创纪录的33个月。此前,市场普遍预计澳联储将会降息,从而打响发达国家降息“第1枪”。由于今年1季度,澳大利亚通货膨胀率环比增幅为零,明显低于预期,澳大利亚也已连续4年未能实现通胀目标。而且,由于工资增长停滞、家庭消费支出不振,澳经济增长缓慢。据此,市场普遍认为应当降息,很多专家学者也呼吁澳联储应尽快降息以增强市场信心。

  澳联储也注意到了当前经济状态,但更看重就业市场数据。澳联储主席罗伊在政策声明中强调,当前应特别关注就业市场情况,要通过进1步改良劳动力市场以下降失业率,达成将通胀率提高到2%至3%的目标。澳大利亚过去6个月失业率降落幅度较小,澳联储预计2020年失业率将在5%左右,2021年失业率进1步降至4.75%。市场分析认为,未来利率变化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就业前景,如果失业率在目前5%的基础上有所上升,则降息的可能性更大。

  根据澳联储的预测,今明两年澳大利亚经济增长率为2.75%,今年的核心通胀率将保持在2%至3%区间,到2020年将小幅上升。罗伊认为,澳大利亚经济存在的不肯定性因素主要是家庭消费前景不明、长时间内收入低速增长和房价下跌。澳大利亚统计局日前公布的零售贸易数据显示,3月份整体零售贸易增长0.3%,但全部季度的零售额降落了0.1%,这是自2012年9月份以来的首次季度降落,远低于预期。

  澳大利亚房地产市场的变化也是澳联储关注的重点之1。自2017年到达顶峰后,悉尼、墨尔本等主要城市房价已分别下跌了14%和11%。目前,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价仍在延续调剂,今年市场依然看跌,居民的房屋信贷需求明显放缓。业界人士认为,抵押贷款利率下调将为住房需求提供1些支持,但刺激作用有限。澳住房工业协会公布的最新建筑指数显示,4月份该指数降落了3个百分点。随着新屋批准数量放缓,房屋建筑领域正在收缩,建筑业的就业将遭到影响。因此,房价再次成为澳国内经济面临的风险因素。根据澳联储研究分析,如果现金利率下调0.5个百分点,房价将在4年内上涨约15%。明显,降息将遭到房地产业和购房者的欢迎,同时减轻家庭债务负担。

  但也有经济学家和商界对是不是降息持不同看法。银行金融界普遍反对降息,认为降息将会削弱投资市场信心,同时也影响银行的盈利能力。降息迫使银行对贷款重新定价,如果降息25个基点,银行利润将减少约2%。

  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后,澳联储是全球少数几个未实行零利率或负利率的主要央行之1,也未像美联储或欧洲央行那样大范围购买债券或扩大资产负债表。在此次澳联储按兵不动以后,市场对其年内降息的预期也出现了下调。但有金融机构认为,澳联储将在未来几个月内降息,其通常做法是先发出行将改变货币政策的信号,避免使金融市场感到意外。

  澳联储下1次议息会议将在6月4日举行,澳大利亚是不是步其他发达经济体后尘打响“低通胀”之战,还是选择降息,人们拭目以待。(翁东辉)

上一篇:国搜网评:背法的拼搏精神要不得

下一篇:没有了